“有尊嚴地好好活著”

作者:程雅琴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2年12月28日
 

广西福利彩票中奖结果 www.wsdew.icu  

 

“有尊嚴地好好活著”

 

------讀《推拿》隨感

 

 

          程雅琴

 

 

 

《推拿》是第八屆茅盾文學獎的獲得者,看此書也是沖著這個頭銜去的。盲人世界的題材,是許多作家不敢涉足的,因為一部偉大的作品大凡與作者的個人經歷與感受是分不開的。而畢飛宇則有了得天獨厚的優勢,在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的執教經歷,和與一部分盲人朋友的交流給他提供了創作的契機。
         對于這部作品我最想說的就是尊嚴二字,這部作品塑造了諸多盲人形象 ,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都紅。她容貌姣好,氣質非凡,有音樂天賦,這樣的一個女子本就是美的藝術品,可藝術品卻總偏愛殘缺美。她是一個生活在黑暗中的女子,她有著過耳不忘的音樂天賦,她愛唱歌,可老師告訴她一個殘疾人,只有通過千辛萬苦,上刀山、下火海,做--并做好--他不方便、不能做的事情,才具備直指人心、感動時代、震撼社會的力量。畢飛宇的這句話對現實揭示得很露骨,盲人獨立地生活是感動不了社會的,只有做好了你最不方便、最不能做的事情才具有了被同情的資本。所以都紅被選擇了學習彈鋼琴,她獨到的音樂天賦加上百倍的辛苦付出,讓她在一次慈善晚會上以一首演奏失敗的鋼琴曲收獲了“成功”。這是一個健全的人所無法理解的心酸與痛苦,觀眾的掌聲與歡呼徹底擊垮了都紅,原來不管自己有多么努力,不管自己演奏的鋼琴曲有多么悅耳動聽,觀眾是不會用心去欣賞的,觀眾在乎的是盲人與鋼琴扯上了關系,這便讓他們的同情心有了傾瀉的對象,這便讓所有的盲人明白了所謂的慈善演出,“說到底,就是把殘疾人拉出來讓身體健全的人感動”。

我幸運地能看見這個有光的世界,可是每次的慈善演出、賑災義演都讓我慘不忍睹。貧困山區的孩子被拉上舞臺,VCR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著他們居住的惡劣環境,求學的諸多困難。接受物質資助的同時,還要被迫接受如潮水般的同情與憐憫。接受完同情和憐憫,還要在主持人的引導下說出“感謝社會、感謝……臺、感謝所有幫助我們的熱心人士”。每當看到這樣的場面,我都忍不住要換臺,因為我覺得接受資助的人在獲得微薄物質資助的同時,自己付出了太多,這是弱者的尊嚴。為了滿足健全人的同情心需要,他們就得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撕裂,直至麻木……我不否認電視臺的宣傳的確是讓社會上更多的人了解了在中國還有這么一個群體需要我們的幫助,而這個群體也的確是通過這些活動得到了許多實質性的幫助。但我希望慈善不僅是物質的慈善,更要慈善地去對待受助者的尊嚴。

所以都紅無法讓自己的靈魂遭受踐踏,遠離了原不屬于盲人的音樂,她走進了大家認為盲人應該去的地方---推拿房。都紅是美的化身,藝術家、導演都認為她美,連雙目失明的沙老板也認為她美,并不可收拾地愛上了她,然而命運還是不愿放過她,她的右手大拇指在一次意外中斷了,這對于一個推拿師來說,是致命的傷害。這是每個推拿師都深知的事實,于是他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募捐到了一筆不小的人情。我認為這是畢飛宇這部作品中最深刻的情節,有著高貴尊嚴的都紅是不會接受這筆善款的,否則她就不會遠離鋼琴。最讓人痛徹心扉的是都紅對他們說的那一聲淡淡的“謝謝”。我知道,是他們的“善心”在提醒都紅,“你不再是一個殘疾人了,你是殘廢”。也正因為這樣,王大夫吼出的那一聲“你還配不配做一個瞎子?”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如果說一個健全人不能明白一個盲人最需要的是什么,怎么會連這些盲人自己都不明白?是真的不明白,還是他們身上本身就缺少這種盲人所應有的自尊?如果是后者,那到底又是什么讓他們喪失了這種與生俱來的自尊?這或許才是作者要引導我們思考的問題。

對“美”的追求則是這部書最溫暖的情節。都紅美,盡管沙復明的眼睛看不見,但他仍然愛上了她;都紅喜歡和小馬搭訕,只因為客人都說小馬長得帥;金嫣對婚紗的喜愛、對婚禮的渴求,這些都告訴我們,盲人也有追求美的權利,追求愛的渴望。

小說在一種壓抑的氛圍中結束了,沒有結局,這是畢飛宇的一貫作風。這種壓抑卻久久地縈繞在我心頭,我們如果認為小說中的他們是生活在黑暗中,那么他們可能就永遠生活在黑暗中了??晌頤僑綣芄桓瞧降鵲娜ɡ?,認為他們的眼睛里也能看到光明,我想或許有一天,他們真的能看到東升的太陽。對所有的弱者都一樣,他們最需要的是我們的尊重與愛,但絕不是同情與憐憫。所以,請我們大家都“有尊嚴地好好活著”。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