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真相:完璧歸趙——虛假的勝利光環

作者:肖隆青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3年04月08日
 

广西福利彩票中奖结果 www.wsdew.icu  

 

歷史真相:完璧歸趙——虛假的勝利光環

 

                                                        肖隆青

 

 

 

在講述《廉藺列傳》這一課時,心中一直奇怪,秦昭王怎會如此窩囊?還有,那塊和氏璧真的就值十五座城池嗎?那少說也應該有100來平方公里啊,有數十甚至上百萬人民??!在生產力極其低下的先秦,人民就是生產力,領土就是國家實力,他舍得嗎?這個疑問存了好些年,后來看了不少史料,才慢慢明白,事情恐怕與原文撰寫的有些出入。司馬遷揚趙抑秦的感情傾向是明擺著的,很可能他對此事進行了藝術加工。那么,我們就有必要撥開情感的云霧,還原事情的真相。我嘗試為之一說。

秦昭王本是個雄才大略的國君,一直致力于秦國版圖的擴張。同時,昭王是一個城府很深,有理想的人,而且非常務實。他幾乎沒有聲色犬馬的愛好,對于所謂的玉器古玩,他也從來表現出太大的興趣。為什么他會一反常態,用十五座貨真價實的城池,來換取一塊無用的和氏璧呢?

在完璧歸趙的那個時代,當時實力較強的是秦、楚、趙、齊四國。對于秦國來說,南有強鄰楚國,北有強鄰趙國,自在兩強夾擊之下,戰略思想稍有不當,就會給國家帶來巨大危險。后來,趙與秦、燕、韓、魏五國舉兵伐齊。燕將樂毅率五國軍隊打得齊國只剩孤城即墨。致使齊在很長時間里淪為弱國。而南邊的楚國呢?懷王入秦不歸,頃襄王昏憒荒淫,曾經的強楚也一厥不振。這就是秦昭王與其母宣太后一手導演的??梢運?,對于楚國的實力,秦昭王是了解得一清二楚。于是七國中,唯一能與秦國抗衡的國家就是趙國了。秦國欲東出擴大勢力,趙國當其沖要。因此,秦昭王必定很想摸摸趙國的底牌,實際感受一下趙國對秦國的真實態度。

趙君惠文王是趙武靈王的兒子。而后者是趙國歷史上最有魄力的君主,曾以“胡服騎射”的改革措施,讓趙國軍力大增。趙武靈王寵愛趙何的母親,乃廢前太子章,改立他為太子。并提前退位,自號“主父”,居于沙丘宮。

四年之后,趙章發動叛亂,失敗后逃到“主父”居住的沙丘宮。趙惠包圍沙丘宮,殺死哥哥趙章后隨即下令,以“主父”窩藏反賊的罪名圍困沙丘宮達三月之久,斷糧斷水,最后將父親趙武靈王活活餓死。這次事件史稱“沙丘宮變”。時為前295年。這樣的一個鐵腕人物,是不是很難對付?何況他的父親還為他留下一個十分厚實的家底。因此,在其他國君眼里,趙惠文王是一個謎一樣的人物。

對于南鄰秦昭王來說,更有解開這個謎團的需要。只有解開這個謎團,他才能對趙國制定正確的策略。否則,他不敢輕舉妄動。

“完璧歸趙”的故事就發生在沙丘宮變之后十年,借趙王得到和氏璧的時機,秦昭王賣了個關子,說是想用十五座城池來換趙國的和氏璧。

這件事發生在實力基本相當的兩大強國之間,明眼人應該一看就知秦昭王其實是在挑逗趙國,考驗趙國對秦國的政治態度。趙國如果完全不予理睬,則說明趙國不僅底氣足,實力強,領導班子斗爭意志也很堅定。那為了不早樹強敵,秦國就應該對趙國避讓三分。反之,如果其領導人未戰先怯,那么即使實力相當也無妨。

結果如何呢?大家都知道了。趙國根本連拒絕的勇氣都沒有。至于藺相如一番所謂的“痛斥”,就像小孩天真地說“我知道鑰匙放在門框后,我就是不告訴你”一樣,更是在不經意間泄漏了國家機密,大揚其家丑。例如藺相如曾“義正辭嚴”地痛斥秦王,說你要換和氏璧的消息在趙國引起軒然大波。然后詳細描繪趙國內部如何一片恐慌,趙王又是如何樣的膽怯等等。趙國君臣畏秦如虎的丑態都被藺相如一五一十地透露出來。這等于明明白白告訴秦昭王他最想知道的信息:沒了趙武靈王的趙國,已經完全是個紙老虎;趙惠文王原來是個“銀樣蠟槍頭”。對于秦昭王來說,此時目的已經達到,和氏璧這個道具已經不需要了。于是他一本正經地把藺相如戲弄了一番(你想,在戒備如此森嚴的秦國都城,藺相如的使者隨隨便便就把和氏璧偷運出境,可能嗎?),再做個順水人情——禮送趙使者回國。

這番測試,表面上看,秦昭王是被藺相如搶白了一通,似乎特別丟臉。而藺相如則是舌戰群雄,勇比關張,智賽諸葛,簡直光彩之極。事實上,在這件事情發展過程中,秦昭王一直掌握著整個事件的主動權,他才是真正的贏家。他既如愿了解了對手對自己的態度,又很好地麻痹了對手,讓趙國上下錯誤地認為秦國對趙國十分忌憚,從而對秦國放松了應有的警惕。相比之下,藺相如的舉動,無論是“怒發上指冠”還是“秦廷怒斥”都成了略帶滑稽的表演,簡直不值一提。

秦昭王可是一個最能忍的君王。他當政的前四十二年里,母后專政,他一直都是生活在他母親宣太后的陰影下,做了幾近四十年的影子君主。而宣太后為替秦掃除勁敵,曾誘殺楚懷王和西邊的義渠王,毫無信義可言,連國際交往的起碼原則也不顧。這種為達目的不惜用任何手段的做法對昭王也產生了極大的震動。昭王在母親那里學到了力與利的使用,這對他的后期執政有很大的影響。此事應該就是其活學活用的生動例子。

如果說這還是我的揣測之詞的話,那么,再看《韓非子·五蠹》中說的一個事例。

春秋時期齊國準備進攻魯國,魯國派子貢去說服齊國。齊國人說:“你的話不是說得沒有道理,可是我想要的是土地,不是你這些話所說的道理。”便起兵攻打魯國,直到距離魯國都門十里的地方劃為邊界線。子貢之機智善辯比之藺相如如何?當時,周王朝雖說已是“禮崩樂壞”,但國與國之間還比較講誠信、講仁義的,齊國也不比秦國更霸道,最后魯國尚且不免失地。在諸侯爭霸的戰國時代,最不講理的秦國會因你藺相如機智善辯而放棄他對和氏璧的要求嗎?顯然是不大可能的。

當趙國還沉浸在藺相如“完璧歸趙”那虛幻的勝利中時,第二年,秦國的軍隊就打過來了。第一次,攻占石城,第二次,殺趙國兩萬人,然后逼著趙王簽訂城下之盟。

在澠池之會上,從作者的描述上看,藺相如的表現依然是大智大勇,可圈可點。但仔細分析不難發現,其實并非這么回事兒。說起來,藺相如其實是一個很光棍的人,就是我們常說的“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那一類人。他還是一個賭徒。他本是一個太監的門客,因有點見識,提了小小一點建議,于是很幸運地撞到了這次機會。又因為他還有點膽量,這之前在秦廷上與秦王賭了一把,僥幸成功。但他絕對算不上大智大勇。要知道,當他陪著趙王與秦昭王一起盟誓時,他距秦昭王只有一步之遙。因此,后來他可以直接威脅秦昭王說:“五步之內,相如請以頸血濺大王。”可是他說這話的目的只是為了要逼秦昭王擊缶(奏樂),因為秦昭王“令”趙王鼓瑟了,他要挽回趙王的“面子”。如果他真的有大智大勇的話,逮到這么好的機會,他就不會威逼秦昭王退還秦國所侵占的趙國土地嗎?

想當年,齊魯力量對比懸殊,魯將曹沫在與齊交戰三戰皆敗的情況下,尚能于齊魯會盟時執匕首劫持齊桓公,逼他盡還以前所侵魯地。而藺相如呢?對于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甚至連這個意識都沒有。脅迫秦王“擊缶”,對秦王的侮辱甚于脅迫他歸還土地。而趙國又從中得到了什么呢?毫無意義的虛榮!要知道,在惟力是視的戰國時代,尊嚴是要實力來維護的。

值得注意的是,澠池會上,秦昭王在占盡優勢的情況下,對那塊價值連城的和氏璧連提也沒提了。這不是很有趣嗎?如果他真的那么在乎那塊和氏璧,為什么不趁此時索要呢?此時的趙王恐怕更沒有拒絕的勇氣了。所以,唯一的解釋只能是,他先前索要和氏璧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只是要探探趙國的虛實。

可以說,在這件事中,趙國一方藺相如是唯一的受益者,他既得名又得權更得利,簡直是一步登天。至于趙國,受到的損失可不少,不僅丟了城池,還死了二萬人。趙王呢,更是臉面丟盡,尊嚴全無。

而秦昭王則是大獲全勝。既奪了城,又消滅了趙國二萬人,更為重要的是,成功地探出了趙國的虛實,掂出了趙王的實際斤兩,對于自己制定對趙政策和戰略太有幫助了。至于被藺相如斥責幾句,甚至被威逼著“擊缶”,在國家利益面前,憑著他四十年訓練出來的“忍”功,實在算不了什么。

司馬遷老先生雖然在大事上沒有虛構,卻因為個人情感而有意揚趙抑秦,夸大藺相如的作用,對趙國的實際損失卻視而不見。由此看來,“信史”只怕不一定真的那么“信”了。難怪有人說“歷史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呢!

當然,這是我個人的一孔之見,還有待各位專家批評指正。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